關於部落格
  • 2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og扳倒主流媒體?~從丹‧拉瑟事件說起(8-8)

武陵客數位顧問公司   / 劉一賜

八、真相,深入解剖……
中國人民大學輿論所所長喻國明教授在一篇〈解讀24小時新聞頻道〉的論文中描述電視直播新聞的模式為「現在的新聞現在報」(Now News Now, NNN) :










電視直播改寫了新聞的定義。傳統的新聞定義是,所謂新聞是新近發生的事實的報導。它的最高表現形態是TNT模式,即「今日的新聞今日報」(Today News Today);而電視直播則將新聞的報導由以往對於已經發生的「舊聞」報導提升到對於正在發生的新聞報導的NNN模式,即「現在的新聞現在報」(Now News Now)。
在網路上,Blog也有如電視新聞頻道一般「現在的新聞現在報」,但是,Blog固然有些時候在新聞上搶得了時機,卻能夠同時保證達到傳播上的「議程設置」(Agenda Setting)功能麼?或者說,就能夠主導新聞報導的走向麼?恐怕也不盡然! 皮優網路與美國生活(Pew Internet & American Life)於2005年5月16日公佈了一份關於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的研究報告,題為《流言、網誌、與未來》(BUZZ, BLOGS, AND BEYOND: The Internet and the National Discourse in the Fall of 2004),報告中還特闢專章研究丹‧拉瑟事件。
延伸閱讀
這份報告特別之處,在於它是一份新聞傳播領域中首度針對網誌「議程設置」功能著手研究的報告,其中包括訊息數量的分析與訊息內容的分析。 在訊息數量方面,皮優的研究方法為:先以布林邏輯運算條件(Boolean logical terms)「(+CBS +(memo* “national guard” forger* “forged doc*”))」,於2004年9月8日到9月30日的時間區段中,在網誌空間裡搜尋,接著以視覺檢核除去相同消息之後,得到396則帖子(Posts),最後針對這396則帖子進行分析。 從皮優公佈的「拉瑟門事件期間各媒體訊息比例」統計圖上,可以很明顯的看出,當保守派網誌對CBS與丹‧拉瑟百般質疑的9月12日到9月20日這段時間裡,訊息量始終維持在三成左右甚至高達40%的時候(紅色曲線),自由派網誌評論的訊息量(藍色曲線),在9月13日之後始終維持在10%以下,意思是大多數自由派網誌保持低調,甚至噤聲。而主流媒體則可能記取了「新聞再三查證」的教訓,並未隨保守派網誌而起舞,直到CBS正式認錯道歉之後才大舉跟進,訊息量從之前的20%以下暴增到40%以上(請參附圖)。
從上述數據來看,如果我們硬要說網誌發揮了「議程設置」的功能,顯然過於武斷! 霍華德‧瑞格德(Howard Rheingold)為知名科技雜誌《熱線》(Hot Wired)創辦人之一,也是當今討論科技的社會意涵的權威,他於2002年所著《智慧暴民:下一波社會革命》(Smart Mobs: The Next Social Revolution )一書中,首創「智慧暴民」(Smart Mobs)一詞,他認為,「智慧暴民」的崛起,主要是因為通訊與電腦科技擴大了人類合作的能力。 這本書的繁體中文版由台灣聯經出版公司出版,書名為《聰明行動族:下一場社會革命》 ,雖然霍華德‧瑞格德書中所論主要為各式行動通訊設備的使用者,唯究其本意,他所謂「Smart Mobs」係指一群群漫無組織、以新興高科技當工具、為了特定目的而集結的人們,且強調其小團體、次文化的特色,及可能的破壞力,故本文將「Smart Mobs」直譯為「智慧暴民」。 丹‧拉瑟事件已經與尼克森總統時代的醜聞「水門事件」(Watergate Affair)齊名,被稱之為「拉瑟門」(Rathergate)、或「備忘錄門」(Memogate)。事件發生當時由於美國總統選舉選情緊繃,2004年9月12日,就在丹‧拉瑟報導播出之後三天不到的時間,保守派支持者馬上立場鮮明的成立了「拉瑟門」網站(Rathergate.com),首頁上明白表示網站的宗旨:「緊盯自由派媒體偏見」(Keeping an eye on liberal media bias),展開對丹‧拉瑟的反擊。 網誌背後的作者也受到其政治立場的影響,說他們「不問是非、只問立場」可能太過苛責,皮優的報告認為,丹‧拉瑟事件可以說是另一個「智慧暴民」的個案。 我們或許可以嘗試不同角度的解讀:丹‧拉瑟事件與其說是一場新興媒體網誌與傳統主流媒體之間的新聞戰役,不如說仍然是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之間的政治鬥爭,只不過,這次有網誌世界裡可以輕易串聯的Blogger們的參與。被夾在中間(或許偏向某一邊)的丹‧拉瑟、甚至是CBS,固然該為他們在新聞處理上的不嚴謹而負責,但似乎他們備受攻訐的主要原因,卻是在總統大選的敏感時刻不巧捅翻了馬蜂窩! 網誌扳倒了主流媒體麼? 美國《聖荷西水星報》前專欄作家、知名Blog《eJournal》作者丹‧吉爾莫(Dan Gillmor),於2001年9月28日一篇題為《新聞媒介3.0》(Journalism 3.0 )的文章指出,「紐約911事件」之後的一段時間,網路上許多資訊並不像傳統媒體那麼「表面膚淺」(Beyond the Superficial),成為閱聽人另一個新聞管道。 類似的災難事件可能是另一個觀察網誌影響的時機,2005年7月的「倫敦爆炸案」之後,Forrester Research的資深媒體分析師查琳‧李(Charlene Li)在她的個人網誌上提出其媒體觀察:傳統媒體提供了專業的照片、報導與分析;而Blog的街頭觀察則提供了個人的驚嚇、恐懼與痛苦,可說各有千秋 。 Blogger們似乎不必急著試圖去扳倒主流媒體,先學著如何和傳統媒體「共生」(Symbiosis)、協同發揮傳播的「综效」(Synergy),看起來可能比較重要! 【全文完】 Technorati Tags: 本文由《合眾媒體》授權刊登。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